沒有CGI的時代,影史最佳恐怖片如何誕生?(上)
頭條

2020-08-26 00:00:00

專訪《驅魔人》攝影指導歐文·羅茲曼


這也許是影史上最驚世駭俗的影片。


倒立下樓、360度無死角頭部旋轉……這些畫面曾經成為無數人刻骨銘心的夢魘。



不論是IndieWire、IMDB還是爛番茄,幾乎任何一張恐怖電影片單中都少不了這個名字。不僅如此,它還是研究70年代美國文化無法繞開的必談話題。


2001年,美國電影學會(AFI)從四百部提名電影中,評選出一百部百年來最偉大的恐怖片名單,作為美國電影學會“百年百大”系列的一個重要部分——“AFI百年百大驚悚電影”(AFI's 100 Years...100 Thrillers),《驅魔人》(The Exorcist)毫無懸念地上榜。



不僅如此,這還是一部在攝影上獲得偉大成就的電影。為慶祝美國電影攝影師協會(American Society of Cinematographer)成立80周年,1999年,ASC曾發起一次投票活動,挑選1894-1997年的最佳攝影影片?!厄屇恕肺涣衅湟?。


如何將一本暢銷小說轉換為銀幕上令人驚艷的視覺形象?在這篇采訪原載于1974年2月《美國電影攝影師》雜志的訪談中,《驅魔人》的攝影指導、5次提名奧斯卡的歐文·羅茲曼(Owen Roizman)向觀眾分享了影片拍攝過程中遇到的一些獨特問題與特殊挑戰。


《美國電影攝影師》,1974.2


由于影片幕后制作工作的復雜程度,以及《美國電影攝影師》雜志對其抱有的極高熱情,原文最終以較長的篇幅得到了呈現。我們將文章分為了以上、下兩部分。


在采訪中,歐文·羅茲曼不僅談到了攝影指導在現場的攝影和燈光上需要處理的問題,還談到了在特效、場景設計、膠片沖洗等方面面臨的種種困難,讓人能夠一窺在那個沒有CGI和數字攝影的時代,這部被譽為“影史最佳恐怖片”的影片是如何誕生的。



歐文·羅茲曼談《驅魔人》


(原載《美國電影攝影師》,1974年2月刊

 

由Eileen Dietz(同樣也在幾場戲中擔任小演員Linda Blair的替身)扮演的惡魔“帕祖祖”

 

這也許是今年最讓人按捺不住、熱切期待的影片。華納兄弟出品的,威廉·彼得·布拉蒂(William Peter Blatty)暢銷小說《驅魔人》的電影版,現在上映了——總算是趕上了奧斯卡的評選資格。

 

《驅魔人》作為一個令人震撼的恐怖故事登上了銀幕,其對原著的忠實程度近乎駭人,使得《羅斯瑪麗的嬰兒》和希區柯克的《驚魂記》與之相比起來都成了睡前童話。


《驅魔人》


本片的主題深入到了在超心理學領域中被稱為“惡魔附身”的陰暗地帶,而它的受害者是一位可愛、純潔的12歲少女:在撒旦的力量奪取了她的身體和靈魂后,她變為了一只下流、血腥的怪物。影片的很大篇幅都在關注上帝與魔鬼之間的永恒博弈——一位耶穌會的神父被派遣至此驅逐惡魔。


《驅魔人》是一場技術的勝利,本片由威廉·弗萊德金(William Friedkin)導演,并由歐文·羅茲曼擔任攝影指導——這對一流組合曾一同合作了《法國販毒網》。


化妝師Dick Smith正在工作


馬塞爾·范古特爾(Marcel Vercoutere)精巧的機械特效,迪克·史密斯(Dick Smith)逼真得近乎駭人的化妝,加上Roizman完美的攝影,這三者共同制造并維系著一種情緒氛圍,這種情緒最終鋪墊、發展為令人汗毛豎立的影片高潮。

 

除去簡短的序幕部分是攝于伊拉克以外(由英國攝影家協會的Billy Williams拍攝),整部影片都是在美國拍攝而成,包括位于華盛頓喬治城(Georgetown)郊區的主場景和位于紐約的攝影棚。漫長的驅魔段落在一個單一的封閉場景(小女孩的臥室)中發生,為了達到必要的寒冷、滲人效果,室內的溫度冷凍到了零下20度。


在采訪中,攝影指導歐文·羅茲曼向我們講述了影片拍攝過程中遇到的獨特問題與特殊挑戰。

 

攝影指導歐文·羅茲曼


能告訴我你是如何參與到《驅魔人》的拍攝中來的嗎?你又是如何找到片中所呈現的這種特定的攝影風格的?

 

歐文·羅茲曼:我是通過導演威廉·弗萊德金(William Friedkin)參與到影片中來的。我們一起拍攝了《法國販毒網》,他覺得上一次的合作非常順利,也許我們應該再合作一次。


當我們第一次討論影片的時候,我們很自然地討論到了影片的視覺風格,他說他想要這部片子看上去呈現出一種寫實的、自然光的效果。但他也希望這次能夠和《法國販毒網》之中那種紀錄片式的粗糲質感體現出一定的不同。


《法國販毒網》


最終看來,《驅魔人》稍加精致一些,有更多的設計,這也是我們希望去達到的效果。場景設計并沒有什么特別之處,我們沒有采取《驚魂記》似的那種屋子,而是一間暖色調的、很有情調的屋子,所有的房間幾乎都被設計成優雅的、精致裝潢過的樣子。


我們嘗試通過燈光為場景增添一種不祥之感,就好像一些潛藏著的、不可名狀的東西縈繞在房間之中。這大概就是我們在攝影風格上所做的工作。


《驅魔人》

 

《驅魔人》涉及到一些非常古怪的現象——這樣的說法算是很含蓄的了——這些現象大多是在小女孩的臥室中進行的驅魔儀式上發生的。在拍攝這些場面的時候,你是否遇到了一些通常的拍攝中很難遇上的、攝影上的問題呢?

 

歐文·羅茲曼:驅魔場面的確涉及到了一些很特殊的問題。其中之一源于故事中講到任何走進這間臥室的人都會感到異常寒冷,并因此戰栗恐懼。要通過視覺去展現這種程度的寒冷,只能是通過角色的呼吸——而要讓觀眾能夠看見角色的呼吸,就只能真的讓他們在一個非常寒冷的房間中進行表演。


因此,這間臥室被完整復制了出來,并被建造在一只“繭”中——我們是這樣稱呼它的。這只“繭”被冷凍到了大概零下20度。我們一開始嘗試了一下25度,這是剛好達到冰點以下的溫度,你能夠看到一些霧氣,但是遠遠不夠。特別是當燈打開的時候,燈光的熱度很快就讓冷氣消散了,連拍一條的時間都不夠的。


仿佛北極科考隊一般,包裹得嚴嚴實實的Friedkin、Roizman和劇組人員們

 

在試拍的時候我們發現這是行不通的,于是我們又回到原點,重新設計。之后一個能夠快速冷凍整個房間系統被發明了出來,它能夠將房間的溫度迅速降至0到零下20度。


0度的時候,呼吸的效果看起來是可以的,但弗萊德金想要演員們真正感受到那種寒冷,他認為那會有助于他們的表演。一個在零下20度中跪地15分鐘的演員,一定是能夠感受到真正的寒冷的——這個方法最終得到了很好的效果。

 

你是如何讓角色的呼吸看起來如此清晰可辨的?

 

羅茲曼:唯一可行的方法是從背面給它打光。這造成了一個問題,因為我們用到的光源是在床的右邊,而兩位神父在驅魔中總是正對著光的。如果我們給整個場景打背光,那么看上去會讓人覺得光的來源是非常不可信的。


所以難處就在于,我們需要給呼出的氣打背光,但同時又讓其他部分保持在黑暗之中。如果是拍靜照的話,這其實是很容易做到的,因為人物并不會移動。你可以把一盞燈放過去,再把他臉上和身上的光遮掉就可以了。但如果演員來回移動的話,就更困難一點。我們要找到可以隱藏背光源的地方,還要想方設法讓光避開演員。


影片引人注目的眾多鏡頭之一,惡魔的雕像出現在女孩的房間中

 

《驅魔人》的故事中有許多詭異的、有時甚至十分暴力的肢體表現,特別是在驅魔儀式中,這一部分你是如何處理的?

 

羅茲曼:在驅魔段落中我們用到了許多特效。床升到半空,小女孩也升到半空,房間搖晃,天花板開裂,即使窗戶緊閉窗簾也會突然浮起……這些特效要被觀眾們看到,房間也得照此來設計。


墻和天花板當然都是活動的,如果不拍攝天花板開裂這樣的場景的話,這樣的設置并沒有什么問題。但當我們要拍到天花板開裂的時候,就得用到一個硬質的天花板,移動它成了一件非常耗時的事情,因為在一些鏡頭中我們能夠看到它,但是另外一些鏡頭中又不會。


女孩升空的場景


當女孩升空的時候我們需要把她周圍的天花板移開,這樣他們才能吊下鋼絲繩。但導演決定拍一個能夠帶到許多天花板的升空鏡頭,這就意味著我們需要切開一個剛好能夠讓繩索通過的洞。最終我們決定按照設備的形狀訂做一個天花板,除了她升起來的地方之外都是鋪滿的。


是怎樣防止鋼絲繩穿幫的呢?

 

羅茲曼:在正常影調的背景下我們是更容易隱藏鋼絲繩的。之前拍廣告的時候,我就是把鋼絲繩涂成背景的顏色,這樣做過好多次。但是這個情況下,女孩在對比強烈的光影之中移動,要藏起鋼絲繩極其困難。


我們基本上是一幀一幀地來涂鋼絲繩的。幾乎像是在一幀一幀地做后期修飾。一般的話,高超的剪輯是能夠彌補這一點的,但弗萊德金想要各個環節都做到完美無缺,從始至終、從上到下。


 

導演威廉·弗萊德金(William Friedkin)


在書中,驅魔儀式上的一個瞬間,小女孩的頭突然開始向后旋轉,一直到360度。你們成功還原了這個場面嗎?

 

羅茲曼:是的。但這是一個巨大的挑戰。當你讀到這樣的情節的時候,你很容易在自己頭腦中想象一個“旋轉的頭”的模樣——肩膀縮緊,脖子的肌肉與一股巨大的神秘力量抗爭著,但是怎樣把你頭腦里的東西搬上銀幕,并讓它看上去令人信服?


我們用了一個假人,這是肯定的,但初次的嘗試效果并不理想——看上去就是一個假人的頭旋轉了360度而已。所以我們又回到繪圖板前,重新設計,弄出了一些給衣服增添拉力的東西,然后把頭發纏在假人頭和身體的連接處,遮住兩者之間的縫隙,同時給手和手臂也增加了一些動作。



一天我看著坐在這個天寒地凍的房間里的假人,突發奇想:“如果它也能有一些呼出的寒氣,那不是很棒嗎?”其實我是開玩笑的,但是大家都突然看向了我,之后順理成章的,他們就開始往這方面努力了。當這個元素加上之后,假人看上去就非常逼真,正是這最后一筆實現了這個效果。

 

你們是否需要對一些素材進行增感沖洗呢?


羅茲曼:我們對所有室內場景的素材都進行了迫沖(push),提高一級光圈——但室外場景并沒有。我們的拍攝條件導致迫沖成了一件必要的事。因為拍攝正處晝短夜長的季節,在室內我們總是沒有辦法獲得足夠的光線。



90%的影片都是大開光圈拍攝而成的,跟我慣常的做法一樣。我可憐的助手,Tom Priestley,跟焦工作做得非常辛苦,但他在這方面非常出色。一個男演員坐在一輛向我們開來的車的后座上,我們使用500mm的鏡頭拍攝這個場景,光圈大開,他成功將焦點對在他身上,沒有一幀是虛焦的。他簡直擁有一雙魔術之手。我的操作員,Rickie Bravo,也一如既往地出色完成了工作。

 

有哪些效果的實現,要求非常劇烈的燈光變化嗎?

 

羅茲曼:在驅魔儀式中有一個場面是,惡靈的出現讓臺燈開始變得異常,奇怪地閃爍、熄滅,規律無跡可尋。但真正的燈光變化是發生在房間開始搖晃的時候,一只臺燈倒在了地上。從那個時刻開始,一只臺燈在地上,而另外的燈還是在床頭柜上,這讓整個場景的外觀看起來都不同了——這就導致了很多其他的問題。


在驅魔儀式結束的時候,導演想要房間有一種完全不同的感覺,但基本的光源是保持不變的。他想要整個場景看上去有一種飄逸的、超凡脫俗的感覺,非常柔美的,柔光熠熠,又帶一點冷調。我們當時做了一個嘗試,讓房間完全不帶任何陰影,只用漫反射光——我認為我們成功實現了所設想的那種整體效果。



本文未完待續



參考來源

ascmag.com


文字:Isa

圖片來源于網絡


原作者:American Cinematographer    文章來源:電影攝影師 
本文由 @頭條 原創發布于拍電影網,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分享到
0條評論 添加新評論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立即注冊
相關推薦
熱門標簽 更多標簽 >
Top 辽宁十一选五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