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杰?迪金斯是個loser,我們有13條理由
頭條

2020-08-05 00:00:00

當我們談到當代仍活躍著的電影攝影大師,十個人中有九個都會提起“羅杰·迪金斯”這個名字。在我們看來,“羅杰·迪金斯”簡直就是“loser”、“輸家”的代名詞——不要急著反駁,對此我們有13條理由……


當我們談到當代仍活躍著的電影攝影大師,十個人中有九個都會提起“羅杰·迪金斯”這個名字。

在我們看來,“羅杰·迪金斯”簡直就是“loser”、“輸家”的代名詞——不要急著反駁,對此我們有13條理由



1、他輸給了《燃情歲月》


1995年的奧斯卡,羅杰·迪金斯憑借《肖申克的救贖》提名最佳攝影獎,敗給了約翰·托爾(John Toll)(《勇敢的心》《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細細的紅線》)《燃情歲月》。嗯,第一次提名,沒得獎也正常。
 
2、他輸給了《英國病人》

1997年,羅杰·迪金斯憑借《冰血暴》提名,輸給了約翰·希爾(John Seale)(《瘋狂的麥克斯4》《冷山》《天才瑞普利》)擔任攝影指導的《英國病人》,一部橫掃當年奧斯卡9項大獎的教科書級經典。
 
羅杰·迪金斯與科恩兄弟在《冰血暴》的片場

3、他輸給了《泰坦尼克號》

1998年奧斯卡,《活佛傳》敗給了拉塞爾·卡朋特(Russell Carpenter)(《真實的謊言》《蟻人》《喬布斯傳》)《泰坦尼克號》——不用再介紹了,世界上應該沒有人沒看過這部電影吧。
 
4、他輸給了《臥虎藏龍》

2001年,迪金斯靠第一部運用數碼中間片技術的《逃獄三王》再次提名,然而敗給了鮑德熹(《無極》《功夫之王》《鬼娃新娘》)《臥虎藏龍》。


竹林比劍的場面相信在影史上也是空前絕后的,苦了羅杰了。
 
5、他輸給了《指環王》

2002年,《缺席的人》敗給了《指環王》安德魯·萊斯尼,《我是傳奇》《可愛的骨頭》《猩球崛起》)——話說回來,誰又該贏過《指環王》呢?
 
6、他輸給了《血色將至》

2008年,《神槍手之死》敗給了《血色將至》。大家都目睹過那個油井燃燒的驚人場面,幾乎是真正地令人瞠目結舌。

《血色將至》

羅伯特?艾斯威特(Robert Elswit)是PTA的御用攝影指導,《木蘭花》《不羈夜》《性本惡》等影片都是他的作品。
 
7、他又輸給了《血色將至》

沒錯,2008年的奧斯卡,迪金斯竟然一人提名了兩部作品。迪金斯鏡下彌漫著黑色氛圍的德州沙漠使《老無所依》成為許多影迷心目中的經典。


可惜,《血色將至》實在是過于強勁的對手。
 
8、他輸給了《貧民窟的百萬富翁》

2009年,《朗讀者》——老故事了,輸給了安東尼·多德·曼妥(Anthony Dod Mantle)(《反基督者》《狗鎮》《驚變28天》)《貧民窟的百萬富翁》。

這部影片包攬了攝影、剪輯、混音的三項核心技術大獎,除了一個奧斯卡味濃郁的劇本,視聽層面也拳拳到位??嗔四懔?,羅杰。
 
9、他輸給了《盜夢空間》

羅杰·迪金斯與《盜夢空間》的DP沃利·菲斯特

2010年,《大地驚雷》……誰讓你遇到了《盜夢空間》呢?

10、他輸給了《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2013年,《007:大破天幕殺機》碰上了《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克勞迪奧·米蘭達,《本杰明·巴頓奇事》《遺落戰境》《創:戰紀》)。

羅杰·迪金斯在《007:大破天幕殺機》的片場

技術狂版李安正在形成,視覺部門受到的重視可想而知……
 
11、他輸給了《地心引力》

相信大家都記得《地心引力》艾曼努爾·盧貝茲基,《生命之樹》《斷頭谷》《閱后即焚》)開場那個驚天地泣鬼神的13分鐘長鏡頭,在帶給觀眾一種近乎不真實的感受的同時,又讓他們沉浸其中,再也無法與場景分離。

《囚徒》輸給了《地心引力》,但同時也標志著迪金斯與丹尼斯·維倫紐瓦合作的開始。
 
12、他輸給了《鳥人》

2015年,羅杰憑借安吉麗娜·朱莉指導的《堅不可摧》提名。然而這一年,盧貝茲基為大家呈現了一種更加驚人的長鏡頭奇觀。

羅杰·迪金斯與他的宿敵,哦不…好基友,盧貝茲基


整個影片仿佛由一個鏡頭組成——當然,這個后天的長鏡頭是攝影、剪輯、調色、特效、聲音等各個技術部門共同努力的結果。但最終,不可否認地,在盧貝茲基的幫助下《鳥人》最終達成了這個可以載入影史的視覺奇觀。
 
13、他輸給了《荒野獵人》

2016年,《邊境殺手》再次輸給了盧貝茲基伊納里圖共同締造的《荒野獵人》。沒錯,這是羅杰第三年輸給盧貝茲基。

 
看過視頻,不得不說,這些年越過羅杰·迪金斯拿到奧斯卡的大多數影片,都算是真正的實至名歸——即使羅杰本人,也不得不說一句“心服口服”。

但還有誰能像迪金斯一樣,這么多年以來持續與我們所在時代中最好的電影同場競技呢?

也許只有他,才能做到幾乎每年都能創作出一部擁有“登上奧斯卡競技場的水準”的作品——甚至,不可思議的迪金斯能夠做到一年產出兩部這樣的作品。
 


是否能夠遇到一個重視技術的導演,或者是否參與到了一個足夠討奧斯卡歡心的項目,劇組政治、競賽政治乃至運氣和時機,重重因素都在其中運作——決定你是否拿獎的,并不僅僅在于技藝和水準。況且——就像這位網友的評論:

“看過他輸給的那些影片…像是在讓評委們決定,你更想砍掉自己的哪只腳?!?/span>
 
可喜可賀的是,大家的老朋友、攝影界的小李子羅杰·迪金斯,終于在2018年憑借《銀翼殺手2049》拿到了他的第一座奧斯卡獎杯;緊接著,在今年的奧斯卡上,迪金斯也成功憑借《1917》拔得頭籌。




無冕之王頻頻獲獎,難免一些朋友開始發問:我們的電影是怎么了?

但如果我們暫時將這個嚴肅的話題放在一邊,是否也應該為這位當代最重要的電影攝影師慶賀一番呢?也許他并不缺少那一座獎杯,但我們卻缺不了他——輸家羅杰·迪金斯,早已贏得了我們的尊重。

 
羅杰·迪金斯在瑞士拍攝他的畢業作品《Horse Boy》

祝賀你,羅杰。


-FIN-

文字:Isa

參考來源:
TIFF Originals





原作者:TIFF Originals    文章來源:電影攝影師 
本文由 @頭條 原創發布于拍電影網,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分享到
0條評論 添加新評論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立即注冊
相關推薦
熱門標簽 更多標簽 >
Top 辽宁十一选五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