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狗啟事》:人與狗的荒誕喜劇,是振興東北還是逃離東北?
拍電影網

2020-07-20 00:00:00

6月27日,由東北籍導演蔣佳辰執導的電影《尋狗啟事》登錄優酷獨播,近日,拍電影網Pmovie有幸采訪到了蔣佳辰導演,在他的講述下,《尋狗啟事》的幕后創作細節得以展現在我們面前。


果你把一只狗給弄丟了該怎么辦?是再買一只還是把它找回來?要是這只狗非常重要,甚至可以決定你的工作和未來,你又會選擇怎么辦?


一只狗就能影響一個人的前途和命運,聽起來是有點可笑,但這世上還真就有這樣的事兒,而且有人還把這樣的事兒給拍成了電影。


6月27日,由東北籍導演蔣佳辰執導的電影《尋狗啟事》登錄優酷獨播,該片講述的就是一只狗引發的故事。


《尋狗啟事》


即將碩士畢業的張廣勝不慎將教授的狗丟失。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他不得不使出渾身解數去尋找,但在尋找的過程中卻引發了一連串啼笑皆非的故事。


《尋狗啟事》以長鏡頭結構全片,在主演丁溪鶴的出色表演下,一個普通人面對瑣碎繁雜的生活場景時的心路歷程被表現得淋漓盡致。


影片在極具戲劇感的一場一鏡的設計背后,反映的卻是導演蔣佳辰對于人性善惡的諸多觀察,和對近年來東北地區社會變遷的深切體悟。


東北籍演員丁溪鶴在《尋狗啟事》中飾演主角張廣勝


“狗可以無條件地信任人類,但是人類卻在互相欺騙。影片中的主人公就是如此,教授去欺壓他,他的暗戀對象也背著他和教授一起搶走留校名額,這就是在比喻人和人之間的信任還沒有人和狗之間的信任強?!?/span>


“東北就有這么一種氣調,既有對抗自然,對抗冰天雪地,想要活下去的自我消解式的幽默感,又有在時代車輪下的滄桑感和蕭條感,我覺得只有這兩種感覺都具備才算是構成相對完整的東北,如果只有一種那就是片面的?!?/span>


導演蔣佳辰在現場指導演員


作為魯迅美術學院影視專業的一名教師,蔣佳辰現在又多了幾個身份,編劇、導演、剪輯師,只要是自己電影作品里的主要工種他幾乎都一個人包圓了。扎根東北,扎根喜劇,他想在現實主義題材中趟出一條可行的路子。


近日,拍電影網Pmovie有幸采訪到了蔣佳辰導演,在他的講述下,《尋狗啟事》的幕后創作細節得以展現在我們面前。







拍電影網:《尋狗啟事》這個故事是怎么想到的?

?

蔣佳辰:最早是在2016年和一個朋友聊天,聊到他在國企上班但又不愿安于現狀,后來就去搞寵物養殖被騙的事情。這件事情有兩個打動我的地方,一個是很多東北人都比較崇尚鐵飯碗,尤其是父母一輩并不主張年輕人出去打拼;另一個是寵物,人為了一只寵物成天周旋,這是一個很好的喜劇元素。


那時候東北經濟探底,我在學校當老師,年輕人畢業都是南下去北上廣深,好多人才都走了,留下的都是家里給安排工作。對于東北的這種現狀以及一些固有的觀念,我比較有感觸,就想表達一下。于是我就結合這些聽聞和自己的一些經歷,把丟狗和找工作的事情給融合到了一起,寫了這個劇本。



拍電影網:寫劇本花了多長時間?


蔣佳辰:第一稿寫出來很快,大概也就用了一個多月時間,因為都是身邊的生活,也比較有感觸,就沒有特別費事兒,相當于通過劇作技巧把這些東西組織了一下。后來參加了合一影業和香港國際電影節聯合舉辦的創投會,被選中就之后繼續改劇本,又改了七個多月才開始籌拍。


拍電影網:影片的情節和對白都比較生活化,您在平時會著重積累這些素材嗎?在寫劇本時,如何調用這些素材?


蔣佳辰:對,我是比較注重積累的,平時遇到一些有意思的事或者有意思的人,我就會拿手機記下來,一直有這個習慣。利用這些素材肯定是以敘事為核心出發點,因為我喜歡做偏喜劇類的東西,所以在風格確定以后,如果有能用到的素材我就用。雖然我是用手機記下來的,但是在寫的過程中也不會去刻意地翻,就能自己調出來。


拍電影網:這算是一種劇作訓練嗎?


蔣佳辰:是一種素材積累吧,也不算是訓練。作為一個電影作者,閱歷很重要,因為很多時候你賣的都是自己的經歷,好多作者型導演最開始都是寫自己的經歷或者見聞,可能成熟了以后,他就不再這么做了,因為他就有一個自己的美學框架了,而且那時候他能提取的閱歷和經歷可能也耗盡了。


所以說拍作者電影的人他們賣的都是自己的生命。好多作者的藝術周期很短,能驚人的作品就那么幾部,因為那是他最想要表達的,一旦耗盡了,可能整個創作最旺盛的階段就過了。



拍電影網:用一只動物(狗)作為線索,或者說將其作為一個符號切入到整個故事中,“狗”除了作為引發沖突與矛盾的焦點,是否還有其他特殊的隱喻?


蔣佳辰:因為狗是通人性的動物,它和人能建立起情感,能承載的東西有很多。在這部電影里,其實我想達到的是一種反差感。


主人公和教授的關系是有欲求的,但狗和教授的關系明顯在他和教授的關系之上。雖然是一人一狗,表面上一個是教授的學生,一個是教授的寵物,但是反過來人還不如狗。狗養尊處優,人很卑微,這種錯位就能引起一種喜感。像“人洗個澡10塊錢,狗洗個澡100塊錢”這種臺詞就是形成一種對比。


還有一點就是諷刺人與人之間的情感欺騙,狗可以無條件地信任人類,但是人類卻在互相欺騙。影片中的主人公就是如此,教授去欺壓他,他的暗戀對象也背著他和教授一起搶走留校名額,這就是在比喻人和人之間的信任還沒有人和狗之間的信任強。


拍電影網:影片的攝影基本是以長鏡頭為主,對話也沒有用一般的正反打,對于這種美學上的設計您是怎么考慮的?有沒有相關的學習或參考對象?


蔣佳辰:這部影片一共是61場戲,61個鏡頭,一場一鏡,沒有切鏡頭,場景之間的時空都是連續的,沒有平行關系,所有鏡頭對準的人物都是男主角,也沒有蒙太奇,完全是順著下來的。


在做劇本的時候,我的想法就是一定要跟著主人公,在情節上我也比較喜歡這種敘事方式——去掉平行時空,去掉蒙太奇,就是一個線性的、跟隨的方式,幾乎是每場1:1的時間比例。



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用長鏡頭呈現是最好的,在1:1的時間內,觀眾看到的事件和實際發生的事件,它們兩者的呈現時間是一樣的,完全沒有剪輯,演員就在規定的時空情景里去控制他的節奏、走位,攝影機也是進行機內剪輯。


當時也是看了好多歐洲電影,覺得達內兄弟的作品感覺還是不錯的。以前看達內兄弟,覺得他們的鏡頭很隨意,等到我們真正做實驗的時候,發現這種鏡頭并不是那么容易拍的,看上去貌似簡單,實際特別復雜,要比我去切鏡頭復雜的多。


當然,達內兄弟也不是一場一鏡,他們的對話沒有那么多,甚至動作戲和群戲都非常少,所以我就想干脆把它做極致一點。我們這里面有好多群戲,調度跨越的場景特別多,距離很遠。當時想的是,雖然達內兄弟是我們的學習對象,但我們也不能完全模仿他們,我們一定要做的跟他們不一樣。


拍電影網:在這種攝影傾向下,如何讓演員去適應鏡頭,乃至發揮出更好的表演狀態?


蔣佳辰:我覺得最重要的有兩點,第一點就是演員得相信自己,你要相信在我的電影里可以大段地念臺詞,同時可以很自然地表演。第二點就是要相信導演,我們把一些東西確定以后,出來的應該就是沒有問題的,不要去質疑我。


所以在選演員上,我也看重兩點,一個是演員對于長鏡頭這事兒有沒有信心,這是一個前提;第二個就看是不是東北籍的演員,因為東北籍演員說東北話不用學,可以自然流露。



如果你是學出來的臺詞就會有一個麻煩,一旦你的對手有點發揮了,你的節奏可能就錯了,因為你是靠記憶和模仿在表演,而不是一種原生態。而且我所有的臺詞也都是東北話,南方籍的演員看我的劇本未必能看懂。


同時選擇東北籍的演員也是因為他們所具備的情感,因為片子里也提到了東北的沒落,東北的重振等等,這些東西我覺得只要是東北人都是有情感的。


拍電影網:那在現場的時候是怎么調度演員的?


蔣佳辰:光是走位就走了好久,因為我們預算比較低,一些場景也沒辦法去搭建,所以基本上都是實景拍攝。在這種前提下,我們就得根據情節和表演,針對特定空間去調整演員的走位。


像我們提前定好的主場景就會事先畫一些機位圖,沒有分鏡,就是把平面機位圖畫出來,機器放在哪,人怎么走,什么時候是單人、雙人,怎么過軸線等等。然后拍的時候演員到現場,就按這個平面圖走位、對臺詞,先排練幾遍。


演員排練的同時,攝影、燈光、錄音、道具也會在旁邊看,演員位置走順了,基本上機位就定下來了,之后演員休息一會兒,就可以正式拍了,大概是這么個流程。


蔣佳辰在片場指導丁溪鶴表演


拍電影網:影片的編劇、導演、剪輯都是您自己,可以說是三位一體的存在,您是不是更在意核心創作權最好都由自己把控?


蔣佳辰:我覺得要看對于電影的初心是什么。如果這東西是自己特別想要表達的,我一定會盡最大可能把這些環節控制在自己手里,因為只有這樣才是我的完整表達,而不是一個被閹割的東西。


如果說做一個工業體系下的電影,我就不會拿的這么狠,因為這是一個集體工作,我完成導演這部分,其他人發揮自己的主觀能動性就好了。所以就看創作者是怎么定位的。


拍電影網:那您之后的創作是打算繼續以這種模式走下去嗎?


蔣佳辰:我爭取把每個片子都變成作品。但是現在中國電影的工業化水準越來越高,像作者電影,我覺得會越來越少,它可能更適合青年導演或者大師導演。


因為,一種情況是初出茅廬讓別人認識你的時候這么做的,另外一種就是已經很成熟了,他就是一個招牌和標桿,他做的東西大家都會來看,就不需要考慮那么多。對于我來講,可能偏操心多一點,會多把控一點,因為我更喜歡風格化強一點的東西。


拍電影網:丁溪鶴這位演員您是怎么挖掘出來的?感覺他就是張廣勝本人,沒有什么表演痕跡。


蔣佳辰:丁溪鶴屬于雙推薦。一個是副導演給我推薦他,另一個是我的學生也推薦他。


我對演員的外表比較在意,丁溪鶴他長的就是比較讓人信賴的,也長著一張比較老實的臉,從外形、身高、體型我覺得都可以作為主角。


在這個基礎上,他還滿足了其他一些要求。比如他是撫順人,口音沒有問題,同時他是中戲導演專業畢業,基本功沒有問題,而且學過導演會更懂我。


主演丁溪鶴


在試戲的時候,他的狀態也都對,我一提出來說要用長鏡頭拍,他說“太好了,就喜歡這種東西”。試了兩次戲,他就跟我說:“導演,我特別想演,而且我和主角有一樣的經歷,你就讓我演這個角色吧”。我一下就非常感動,覺得他這股勁兒就是張廣勝。


當時他如果想做演員繼續走下去,就必須得有一個比較好的機會,要不然他就得考慮轉幕后,所以他對這個片子的渴望表現得很強烈,這種渴望就和張廣勝這個角色更貼切了。


拍電影網:影片的喜劇色彩有相當一部分是來源于東北的地域文化,但您在這方面的編排上好像做得挺克制的,拍攝這種反映地域文化的影片,您有怎樣的心得體會?


蔣佳辰:我覺得還是要從故事本身出發,因為故事的前半段是尋狗,尋狗其實就是一場啼笑皆非的鬧劇,這個一定要有喜劇元素在里面。后半段實際上是尋找工作或者尋找自己的出路,引申來講,就是尋找東北年輕人的未來。所以在這個調子下就不適合做得太夸張,前面一段偏喜劇,后面其實就偏沉重了,或者說有點喪了。



因為東北除了這種地域上的幽默感、滑稽感,還有一個比較大的特點就是衰敗、喪的感覺。這個地方就有這么一種氣調,既有對抗自然,對抗冰天雪地,想要活下去的自我消解式的幽默感,又有在時代車輪下的滄桑感和蕭條感,我覺得只有這兩種感覺都具備才算是構成相對完整的東北,如果只有一種那就是片面的。


基于這種觀念,我的喜劇部分就有大量的冷幽默,因為你如果做得特別爆的話,對于后面的整體敘事風格就會產生一些偏差。


再有一點,我也不想讓人覺得東北人都很浮夸,我要給大家展現一個更真實的東北,也就是說我們的生活中不光是那種山炮、二愣子,還有很多人會有鄉愁的感覺。


父親的扮演者于海


拍電影網:電影中父親的形象特別生動,他倔強好面子,嘴硬心軟,雖然經常幫倒忙但他也以自己的方式深愛著孩子,想問下您是如何塑造這個“不討好”的人物的?


蔣佳辰:其實東北這種老爺們,在生活中非常常見。這種老爺們在生活中很容易把自己偽裝成一個不屑于談感情的人,因為覺得太矯情。他們這一輩人的特點是需要我幫你做的,我不差事兒,但是我愛你我也不會表現出來。


越是這樣的人,我覺得越討觀眾喜愛,因為他的缺點和優點都很明顯。平時會有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兒,但在大是大非上卻是默默付出的。其實往大了說,中國式家長都有這種特點,因為我們有父權文化和孝道傳統,所以父母往往不會對孩子表達愛。


拍電影網:關于影片開放式的結尾,是您一開始寫劇本的時候就這樣設置的嗎,還是后來做的調整?對于“去還是留”,您希望張廣勝在最后作何選擇?


蔣佳辰:結尾一開始不是這樣設置的,因為劇本中設計的故事發生在冬天,張廣勝把他爸贖出來以后正好下雪了,然后他爸說“錢都讓我霍霍了你怎么辦啊”,張廣勝就說“我去南方”,他爸問“去南方干啥”,張廣勝回答“這地方冬天太冷了,我不想呆了”。后來也是在審查的過程中覺得這個結尾比較喪,所以我就留了一個彩蛋——讓牛教授被舉報,最后他爸再問廣勝“走不走”。


但是因為種種原因,電影的拍攝從冬天挪到了夏天,所以父子倆在冰天雪地回家的感覺已經沒有了,原來設置的結尾明顯分量不夠,因此我就換上了現在這個意味更加深長的結尾。


影片結尾主人公的去留成為一個懸念


很多人可能覺得現在的結局是一個廣電式的大團圓結局,但其實并不是。因為東北的環境已經是這樣了,他如果離開這兒可能會有一個新的生活,但如果他經歷了這么一遭仍然選擇留下,那就是一個無限的輪回,這種轉一圈又回到原點的結局我覺得是更喪的。


設想張廣勝這種性格,他留在這兒會怎么樣?他沒有關系,父親還是那樣,他也沒有改變任何局面,他的未來可想而知。所以這不是我想要一個團圓式的結尾,而是我確實覺得這樣結尾更好。


拍電影網:影片看似講找狗的事情,但是輻射出來的卻是東北當下的真實現狀,您作為東北人,而且還扎根東北搞創作,您是怎么看待東北的現在和未來的?在您身邊,張廣勝這樣的人多嗎?


蔣佳辰:現在的東北肯定不是一個活力四射的地方,它和東南沿海這些城市肯定沒法比,但東北也不是特別貧困的一個地區,只不過它的發展速度相對比較緩慢,而且人才流失比較嚴重,如果一直這樣下去,一定是很悲觀的。


據我了解,很多老一輩的想法就是追求穩定,年輕人現在像張廣勝這樣的可能也越來越少了,由于媒體、交通、通信的發展,地域性的東西我覺得在年輕人眼里是越來越弱化了。


更年輕的這一代人可能成長在一個比較市場化的社會里,他們身上很少去承擔那種歷史性或者地域性的負擔,他們現在考慮事情比我們那個年紀要現實的多。所以我說像張廣勝這種人是越來越少了。但不是說這是個壞事,因為時代不一樣了,還是要往前看。


蔣佳辰在《尋狗啟事》拍攝現場


拍電影網:除了導演和編劇以外,您還有一個身份是老師,關于創作和教學,您是如何平衡的?您平時的教學模式是怎樣的?


蔣佳辰:對,我是魯迅美術學院影視專業的老師,平時主要教劇作課和視聽語言課,同時還帶畢業生搞創作,當老師也已經11年了。因為藝術創作光紙上談兵不行,像我們這種實踐型的專業,學校是鼓勵老師去校外實踐的。我們都是采取集中上課的形式,比如這個月是劇作課,那我們這個月每天都上劇作課。


學校很鼓勵教師創作。在講課過程中,你可以把你的知識體系梳理一遍,輸出給學生后也會得到他們的反饋,反過來我在創作中獲取的社會資源和實踐經驗也可以拿到課堂上來。


我覺得當老師就是一個自我總結、自我思考的過程,教學并不會成為我的拖累或者阻礙,拍電影能更好的把實踐帶回到教學當中,教學也可以讓我遠離那些浮躁的東西。


拍電影網:您的下一部片子是已經拍完了嗎?能透露一下有關這個片子的信息嗎?


蔣佳辰:下一部作品叫《思想沒問題》,其實這個劇本比《尋狗啟事》還要早,戲劇風格和《尋狗啟事》比較相似,但是美學風格會有變化。這個片子是去年12月份開的機,本來我們原定年后開機,男主角是梁龍,但他說年后檔期不行,我說那就在年前拍了,因為要在冬天取景。


《思想沒問題》開機儀式


在去年12月份開機還算是一個幸運的事兒,因為當時我們殺青沒幾天就出現疫情了。雖然不能去北京,但是現在網絡比較方便,我就在家里用網絡和北京的機房連線進行剪輯,現在也剪得差不多了。梁龍老師在里面演男主角,他本身是一個搖滾歌星,應該會給觀眾一種反差感?,F在片子還沒有完全做完。


拍電影網:您的兩部片子都是基于東北地域和東北文化的,而且也都是現實主義角度的,未來您還繼續打算在這個方向進行深耕嗎?


蔣佳辰:我覺得作者型導演,如果他愿意堅持同一種風格可能就會一直那樣走下去?,F在這個階段,我會比較傾向于現實主義題材,同時也會加強故事的創作。因為時代不同,所以作者也不能去完全參考或者復制別人。


我想可能在未來幾年更成熟以后,有可能會探索一些新的東西?,F階段我還是想把現實主義的,有關東北這塊土地的東西再深挖一點,縱向地去做一做,不排除探索更多的類型。

  

本文由 @拍電影網 原創發布于拍電影網,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分享到
0條評論 添加新評論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立即注冊
相關推薦
熱門標簽 更多標簽 >
Top 辽宁十一选五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