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票房超10億的制片人,為什么做了一部文藝片?
拍電影網

2020-07-13 00:00:00

“某種程度上,我感受到了一點責任?!?

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春潮》這樣一部文藝片,也搭上了網絡上映這趟列車。
從去年的FIRST、山一、上影節,到今年北影節的線上展映,這部電影似乎從未離開過影迷們的視線。無論是片子本身對原生家庭、女性主義議題的關注,還是搭載它的國內首個線上虛擬電影節,與《春潮》相關的話題頻頻引發人們的討論。
它的熱度并未止步于此:就在今年母親節,這部聚焦母女關系的影片宣布將于5月17日在愛奇藝超前點映。這是自《囧媽》以來第5部選擇在網絡上映的院線電影。


事實證明,這個大膽的決定收獲了豐厚的回報:截止目前,《春潮》在豆瓣上的觀看人數已經達到了3.7萬人。這樣一部已在各個電影節都有過展映的影片,能夠在豆瓣實時熱門電影榜中位列前茅,并且還保持了近一個月的時間,這個成績對于一部小眾文藝片來講是很珍貴的——特別是當它因為一場意外而并未走進影院的時候。


站在這個冒險的決定背后的,是出品人、制片人李亞平。

回望李亞平過去的經歷,也許人們會產生一絲疑惑:她為什么會參與到《春潮》這部影片當中?表面上看,她似乎是一個站在文藝片圈子之外的“局外人”。

作為愛美影視的CEO,李亞平此前參與電影的總票房超過10億。王晶的《王牌逗王牌》,陳思誠的《北京愛情故事》,以及改編自現象級綜藝的《奔跑吧兄弟》,這些影片的出品方名單中都有著“愛美影視”這個名字。

制片人李亞平

在與拍電影網的交流之中,李亞平談到了她為何選擇去做這樣一部來自青年導演的作者型影片,以及她是如何為之尋找到一條適合的道路的。在李亞平看來,她似乎更像是團隊中負責解決實際問題的那個人,而她的責任,是盡力去保護導演的勇氣與理想主義。


此外,她還與我們分享了自己對于制片方在這場疫情下的行業變動中扮演的角色的看法,也談到了作為一個女性電影人,她個人對于國產電影中的女性角色、女性視角的觀點。

“某種程度上,我感受到了一點責任?!?/span>


讓我做《春潮》的,不是理性

?
拍電影網:您是做電視編導和紀錄片出身的,楊荔鈉導演也是從獨立紀錄片開始自己的職業生涯的。這一點對于你們之間的合作來說有沒有特別的意義?
李亞平:其實我在很年輕的時候就開始關注楊荔鈉導演了。她成名很早。我之前在電視臺做過新聞報道、紀實短片這樣一些作品,對現實主義題材或者一些有社會關照的東西會比較感興趣。
但我們不同的是,我做的是那種所謂的“體制內紀錄片”,像《東方之子》這個節目。國家電視臺會有一些選題和策劃的機制,不像獨立紀錄片。荔鈉她是為自己拍攝作品,她關注的很多東西是非常有個人色彩和個人意志的,對于她我有一種尊敬的情感。我們雖然認識得晚,但我一直是知道她的,也看過她當時的很多作品,對她在業內的一些貢獻非常尊敬,沒想到后面能有機會合作。
早年作為紀錄片導演的楊荔鈉

拍電影網:您之前做的片子大多是面向主流觀眾的,為什么會選擇做這樣部作者性比較強的片子?是否有在劇本中發現屬于您的某種個人的、私人的表達?

李亞平:對,首先從作品的認知上面來講,我個人很喜歡這個劇本。還有一點是,我其實特別喜歡跟年輕導演合作。年輕倒不一定指的是年紀,而是說這個人作為電影導演是年輕的。像荔鈉她是從紀錄片轉型來做劇情片的,這雖然是她的第二部長片,但她的前作只有小規模放映,鮮有觀眾看到,所以實際上這是她第一部能夠和觀眾見面的作品。

我們最近有一位合作對象,他之前是做舞臺劇的,也是位很知名的音樂人。他要做自己的第一部電影作品,也是我來做他的制片人。我很享受和新導演合作的感覺。我會去呵護他的創作,鼓勵他去做這件事。一個人如果想拍電影,就是一個非常勇敢、非常有理想主義色彩的想法,但是他會在現實中遇到很多困難,同時可能他也不太會去處理這些困難。我可能知道自己不會成為導演,但作為制片人,有幫得上忙的地方,不管是在操作層面還是在創作層面,或者資金投入等方方面面,我都很愿意去推進一下。

李亞平與楊荔鈉

《春潮》的話,第一,它的劇本基礎很好;第二,拿著這個劇本的又是一個新人狀態的導演。某種程度上,我感受到了一點責任,感到自己應該去幫她把這個事情促成。至于說從商業的角度,或者從一個理性的角度,是不是分析了這個項目的可操作性,它未來的市場結果,是否能獲獎,投融資的困難程度等等,當時實際上沒有想很多,就開始幫忙往前去推進,陪著導演一起去參加了金馬創投。

拍電影網:選擇做這部片子是否也出于您作為女性的這樣一個身份呢?
李亞平:其實合作了這么多導演,荔鈉是唯一一個女性導演,也是唯一一個讓自己講述的故事中的女性真正成為了主角的導演。在金馬創投的時候,我們在酒店房間接待一撥一撥來談合作的公司和投資人,荔鈉導演一直在說她為什么要拍這個片。她認為不管是在當下的中國,還是在世界范圍內,女性都是一股不可被忽視的力量。她一直在提這句話,但我當時主觀上來說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對于我的重要性,盡管很清楚這是鼓勵著她的一個意識和動機。
對于這點我的立場更加中性,也許我默認女性本來就應該是被重視的,所以沒有非常切身的感受到她這句話背后的意義。但是后來當我們的作品完成之后,片子在觀眾層面撕開了很多關于女性的話題。包括和周圍的一些女性朋友去交換觀感的時候,她們會說,亞平做了這樣的一個電影,她們能明白這對我的意義。
有一些東西在我這兒有點后知后覺。我并沒有特意從女性的角度去思考這個問題,但這些意識是在我骨子里的。一直以來對于很多國產片里女性形象的缺失,或者是女性角色的物化,我會有一些不滿足。當然這并不是出于一種完全自覺的意識,更多的還是從作品本身出發,但當它在銀幕上呈現的時候,女性在里面是非常豐滿和真實的存在,和我以前的一些作品確實不太一樣。有一些東西我是需要自己慢慢去總結、去發現的,但潛意識里對于女性擁有更多的話語權、更真實豐滿的形象,我是擁有這種訴求的。
郝蕾、曲雋希與金燕玲飾演了三代女性



當藝術家的性格被打壓,制片人就失敗了



拍電影網:郝蕾和金燕玲這樣兩位華語電影的優秀女演員,她們是怎么樣加入到春潮的主創團隊里面的?
李亞平:剛開始我們嘗試找過一些別的演員。但其實我們的劇本和議題,包括其中一些現實主義的情境,以及對一些問題的挖掘和思考,是非常嚴肅的。電影中也有一些尺度比較大的場面。一開始我給過另一個女演員,估計是有點把她給嚇著了。她很認真地看了劇本,給我回短信,表示自己駕馭不了。
我很喜歡郝蕾,但是那會我也不認識她。這個時候著名的影評人程青松,也是導演的朋友,替我們去把劇本送給了郝蕾,也送給了金燕玲。兩位老師看完之后,被劇本里角色的魅力所打動,她們很快就有了回復。優秀成熟的演員愿意出演,這對一個新人導演來講,是一個特別大的鼓勵。相比在一些商業項目里邊,演員需要方方面面去平衡,《春潮》的過程可以說是很順利、很愉快的,大家很快就達成了共識。
導演楊荔鈉、主演郝蕾與制片人李亞平

拍電影網:像廖慶松和市山先生,他們其實之前和侯孝賢、賈樟柯都有很好的合作關系,他們加入《春潮》也是非常順利的嗎?
李亞平:是的。導演的第一部長片是由廖慶松老師做的剪輯師,他們那時已經建立了非常親密的合作關系。市山先生也是導演的朋友。荔鈉導演早年在賈樟柯導演的《站臺》中有過出演,他們其實認識很多年了。雖然大家認識的時間長短不一,幾個人的背景和資歷也都不一樣,但都是共同來幫助導演完成這部她真正意義上的“處女作”。兩位老師是業界的前輩,某種程度上也是很多年輕導演和文藝片的保姆。我其實算是在這方面沒有太多的經驗與探索。
我們因為一個好的項目遇到了一起,互相分擔了不同的工作。我主要是做了制片和投資方面,廖桑主要是在創作上幫助導演。市三先生呢,我們拜托他幫忙做一些海外的發行和電影節的溝通,幫我們打開海外的局面。這些都是兩位前輩為《春潮》做出的付出和貢獻。他們對我而言亦師亦友,同時我們也各有分工,大家一起去完成一個好的作品。
楊荔鈉曾在賈樟柯的《站臺》中飾演鐘萍

拍電影網:大家往往談到制片人的時候,看到的是他在商業上面的一些能力。甚至會有一些人,他是將制片人和導演對立起來的,認為制片人是去壓制導演的某種藝術上的創造性。您覺得作為制片人,您是否有自己參與到藝術創作過程中的一些機制?您是否認同制片人,其實也是藝術家?
李亞平:我自己因為在大學學的是編劇,在電視臺也是從事跟創作有關的工作,所以制片人更多的是基于自己對內容的理解去介入的,而不是作為一個投資人,或者是資源擁有者、渠道擁有者的身份。這是我入行的一個起點。
像我剛開始做的電視劇《小兒難養》,以及后面做的《北京愛情故事》,都是從沒有劇本的時候開始參加發起這個項目。整個項目最初的核心成員,除了我就是導演,或者說除了我就是編劇,沒有其他人。因此我還是會希望說在每一個項目上,首先能理解這個作品,然后能把項目做成自己期待的定位和方向,不管它是在藝術上有建樹,還是在商業上有很好的保障,各占一頭或者兩者兼具。我希望能夠從題材、從劇本,甚至從整個主創的搭建上,都有我自己的一個理解,這是我過去一直都在堅持實踐的。
但我認為自己不是藝術家。為什么不是藝術家?因為經常會遇到我的導演,跟我說,“我是藝術家”,說這種話的時候一般都是她要耍賴任性的時候。她可能會覺得要站在創作的角度去維護創作的一些需求。這個時刻,我感到我們分工是很明確的。她就是一個藝術家,是一個藝術作品、或者說一個有藝術屬性的產品的生產者和創意者,我(制片人)其實是生產的管理者。制片人要盡可能的給到導演足夠多的發揮空間,不要讓他覺得自己的創造力被壓制了。
我們最近正在做一個劇本,過程中,經常會跟導演發生特別大的言辭上的激烈沖突,有的時候你就會覺得有點受挫敗。但即便是這樣的一個氣氛,我也會不停地要自我檢查,一再跟導演確認。如果我們的意見,妨礙到導演創作的積極性,讓她感覺到被壓制了,作為藝術家的天賦或者性格被打壓了,那我們就錯了,我作為制片人就失敗了。我希望制片人們能亮明自己的觀點,但能夠促成互相理解才是那個觀點的要義,不是簡單的制片人聽導演的或者導演聽制片人的,然后去妥協,最后得到一個雙方都不太想要的結果。有的時候這個度確實也不好把握,特別是像《春潮》這樣作者型的作品,制片人可以發揮的地方不是特別多。
我剛才說的例子是個動作類型片,商業屬性非常清晰,有很多有跡可循的東西。但是對作者電影,我不會太多地跟導演討論劇本層面的東西。比較多的,是私人感受層面的,比如說像主人公記者的這樣一個身份,她一上來就去參與了一個小學生被性侵的案件的報道。當時我們其實討論過這個情節放在故事的開篇,會不會把大家引導到另外一個題材的誤解中去。
作為制片人,我們會提這樣的疑問,但最終是以導演的堅持為準。包括我們會考量說這樣拍能不能通過審查,因為不管商業片還是文藝片,我們要拍的肯定是在中國審查體系下能夠如期上映的影片,而不是要拍地下電影。這算是制片人的工作原則和準繩,我們會知道在沒有分級制度的中國電影市場里什么東西是可以去彰顯的,什么東西是會有討論甚至有爭議的,這些方面我自己會比較嚴謹一些。也跟我以前在電視臺工作有關系,當時對于播出安全,包括輿論道德的原則,這些東西是比較清晰的。



疫情將帶來觀影習慣和行業規則的變遷



拍電影網為什么會做出網絡發行這樣一個選擇?疫情在里面的影響是比較大的嗎?
李亞平:當我聽到《囧媽》要在網絡首映的時候,我很快就聯想到了《春潮》是否也可以采取同樣的方案。一個原因是,我們其實都是講家庭關系、講母子或者是母女關系的電影,只是用了不同的包裝形式,一個是喜劇,一個是文藝片。《囧媽》的上映其實給我帶來了挺大的一個刺激和啟發。
其實有很多家庭親情類的電影都可以在網絡上播映,大家在家庭客廳里觀看,其實是不太影響最后的觀影效果的,因為這種影片對視聽體驗的要求沒有那么高。相反,假如說一個商業類型片,它有很多需要在影院里才能獲得完美體驗的東西,我們可能就會考慮是不是不要在網上播出。所以即便是本身沒有疫情,對電影院和網絡播映的界限,我也有自己的一個標準。
《春潮》集合了很多藝術家,除了導演、演員,攝影指導、錄音指導都是最好的一波老師。他們肯定是對電影院有自己的情結的。不管是出于什么考慮,我們如果沒有在電影院放映,而是在網絡上播映,大家會不會反對?所以當時我也咨詢了攝影指導和演員們的意見。
制片人李亞平、導演楊荔鈉、主演郝蕾與攝影指導包軒鳴


我們在北京國際電影節期間有過一次點映,那次點映為了防盜版,只能在手機上看,我當時覺得有點遺憾?!洞撼薄返臄z影其實很棒,我們的攝影指導包軒鳴老師是一位美國人,他也因為這個電影獲得了上海國際電影節金爵獎最佳攝影獎。我當時感到很抱歉,我就跟他說,現在只能在手機上放,等真的在線上播映的時候,其實是可以在大電視上看的。無論如何我們都會考慮一下創作者們的感受,但是對我自己而言,在這方面是會相對要開放一些。


我覺得未來真的可能會是,像類似《頭號玩家》這樣視覺沖擊力比較強的電影,會花很大的一個成本,包括時間、金錢、精力等方方面面,吸引觀眾走進電影院。但是大部分的劇情片,也許它就是在電影院以外的地方,在客廳、在家庭的場所,就可以滿足這種觀影需求。人們的觀影習慣可能會慢慢地有變化。

至于疫情,我現在回頭看,它加速了我們去做這個決定的進程,讓我們對市場有一個自己的判斷?;ヂ摼W上沒有內容要播出,電影院什么時候復工也不知道,即便說電影院復工,像《春潮》這樣的文藝片,在電影院能夠得到幾個點的排片?很難講。
從方方面面考慮,我們最后選擇了在網絡上做一個大膽的嘗試。實際上我們所謂大膽或者冒險,表現在《肥龍過江》或者《囧媽》《大贏家》這樣的影片,都是類型感比較強的,相對來講它娛樂性更強一些。我們這個會是一個很“悶”的電影,也蠻長的,放在網上可能大家看幾分鐘就關了?;蛘哒f看個十幾分鐘,哪怕是買了也看不下去,觀眾會罵的。
這些我們都有過擔心。文藝片,它要找它特定的觀眾,這就是一個困難的事情。這種觀眾有沒有?有,但是這些觀眾在哪兒,以什么方式做營銷,怎樣把他們拉到電影院或者是拉到手機、電視機前面,都是很難的事情。互聯網本身它有一些特性,對于如何尋找精準的觀眾,可能還有一些比院線更靈活的方法。
拍電影網:您認為網絡發行能不能幫助文藝片更好地找到一些擁有精確匹配度的觀眾?

李亞平:我認為是有的。首先它不像院線電影,在上映期要有資源的占用,對吧?不管是宣傳資源還是電影院排片資源。如果文藝片收成不好,上座率不高,其實很快就沒有辦法再去獲得這些資源了。但是在網絡上,其實沒有產生更多的、追加的成本,它一直會在線。文藝片也不像商業電影,過了宣傳期,大家就不太想看了。如果說我們營銷得當,或者說最近大家關注某個相關的話題,觀眾隨時都會去看這個電影。所以我覺得它放在網絡上,然后再有適當的推廣或者是引導,實際上最后的結果,肯定是會有更多的人會去看。



拍電影網:原本有什么樣的上映計劃嗎?比如有多少的窗口期,有沒有考慮過雙發行的模式?
李亞平:我們其實當時還是寄希望說電影院復工之后,同時也能去電影院。我們也做過一些線下電影院的溝通工作。但是現在看稍微有點遺憾,我們誤以為6月份電影院會復工。《春潮》5月17號在愛奇藝上面開始點映,這一段時間在互聯網上多少有一些發聲,激起了很多次的討論。有大概一個月的時間,我們在豆瓣的熱門榜單上都是第一名。當時我們認為,這個熱度對一個小的文藝片來講是很難得的,如果能夠趁熱度6月初在電影院上就最好了。
但是很遺憾,電影院沒有復工。過去一周的后半周到現在,《春潮》也慢慢地從榜單上下來了。接下來影院什么時候復工都還不知道,所以我覺得大家糾結的一些窗口期的問題,在疫情之后其實就不是特別有意義了。此時此刻《春潮》就在愛奇藝上面,到7月16號以后,會員就可以免費看到。
如果7月份還沒有復工,我們也會考慮在復工之后,是不是也去做一些局部的放映,甚至更多像是一種公益行為。今年整個電影院的情況非常慘,我之前也考慮過,如果能先上電影院,不管說是什么時候,我們可能會把收入的一部分拿去跟影院分享,而不是按照正常的分賬方式。因為有大半年,電影院顆粒無收,很多影院連支持自己的運營都有問題。《春潮》是個文藝片,而且是已經在線上播映過的一個文藝片,它的意義更多的也許是對市場起到一個回暖和熱場的作用,片方不會指望說它是一個非常大的經濟來源。如果說這杯水車薪,對電影院復工能帶來一點點支持和精神上的鼓勵,我們也愿意去做這個事情。
拍電影網:如果沒有疫情這個情況的話,先走網絡再走院線,這種模式還是很有難度的吧?疫情之后,電影院更加愿意去做這樣一種妥協?
李亞平:是的。以前窗口期是有的,雖然沒有很嚴格。疫情涉及了很多新的規則的建立,不僅僅是窗口期的問題,疫情對電影院的影響,以及對整個電影行業的影響,這個后果到底有多嚴重,它可能會慢慢地釋放出來。它已經成了我們整個產業的一個問題了。



我們的市場敢不敢直面50歲女性的生命力?



拍電影網:了解到您的一個新項目,《上海愛情故事》,它是以老年單身女性的黃昏戀為題材的。您是否會持續關注這樣一些女性主義議題的項目呢?

李亞平:《上海愛情故事》是我們明年會拍的一個項目。我手里還有一個蘇童老師寫的小說,叫《婦女生活》,早年被侯詠導演拍過,叫《茉莉花開》,章子怡在里面一個人演了三代女性。加上《春潮》,這三部在我們這里大概會是一個“女性三部曲”的概念。我們會弱化對它的商業或者是娛樂上的一些訴求,希望把目光真正地聚焦到女性的情感,她們的欲望,她們的痛苦。包括社會也好,歷史也好,對女性的一些刻板印象,給女性帶來的痛苦或者是困境。

《春潮》是導演她自己前半生的一個縮影,是她非常真實的生活寫照?!渡虾矍楣适隆纺?,是由陳沖老師來扮演這位女主人公。陳沖老師本人特別喜歡這個故事,也很喜歡這個角色,她也是上海人。


陳沖(《意》,2007)

這個角色某種程度上就是一個大都市里最普通、最平凡的一個小市民。年輕的時候婚姻不順利,一個人帶著孩子,等到孩子長大了,她自己還沒有老到立刻要去墳墓,她的人生還很漫長。她只有50歲左右,如果她能活到80歲,那么人生還有30年。這種情況下,她有沒有情感上的需求,甚至生理上的需求,她的生命力還在不在?

我們是根據《GQ》的一個報道做的改編,里面有很多細節。這個角色有非常旺盛的生命力,在非常窘迫的經濟狀況下,她活得非常有尊嚴,方方面面打扮得非常的體面,包括待人接物,包括去尋求一段愛情的時候。毫無疑問,這里面有很多女性獨立的色彩。女性是主人公,也是從女性的角度出發來看這個世界,看人和人之間的關系。

《婦女生活》目前是在改編的過程中,如果大家看過小說或者是原來侯詠導演的作品,就知道它其實是從上世紀三十年代一直講到八九十年代,是三代女性在她們人生最璀璨的時候,關于愛情和婚姻的三段故事。這個項目可能后年或者是明年下半年會做。


改編自《婦女生活》的《茉莉花開》


我們市場上的很多電影,特別是商業電影,很難說有特別好的女性角色。某種程度上女性在里面是被物化的,或者是被片面地寫。她們服務于劇情,服務于故事,而那個故事一定是以男性為主的。包括跟陳沖老師溝通的時候,她其實也表示遇到這樣的角色是挺難的。可能年輕女孩子的角色還要更容易遇到一些,但是像這個年紀,真正地去直面50歲女性的人生困境和她的生命力,這種角色真的很少。我們相信陳沖老師應該會奉獻一個很經典的銀幕形象。

拍電影網:您還有一部新片《溫暖的抱抱》。這是一部什么樣的電影呢?
李亞平:這個片我們定義它是一部“治愈喜劇”。是一個有愛情關系的喜劇片,很明確的商業類型片。
但它和常遠之前演的一些商業喜劇片不一樣的點在于,它里面有一個非常完整的情感故事。常遠飾演了一個重度的強迫癥患者,他遇到了李沁飾演的一個做音樂的女孩。她有過情傷,但是生活中仍然大大咧咧。兩個人陰差陽錯有一段感情的交集,在這個過程中互相拯救了對方。
沈騰飾演的是李沁和常遠的心理醫生。這兩個人在精神上其實都是備受折磨的,是沈騰幫助他們度過了人生中最艱難的階段,同時某種程度上也是他們的月老。我們有過幾次內部放映,在燈黑的時候,好多人都是在擦眼淚的。很期待電影院能夠復工,我覺得現在會特別需要這種治愈、溫暖,同時也非常輕松的電影。
拍電影網:希望您之后的項目,不管是《溫暖的抱抱》,還是剛才提到的“女性三部曲”都能順利進行。
李亞平:謝謝。

原作者:Isa    文章來源:未知 
本文由 @拍電影網 原創發布于拍電影網,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分享到
0條評論 添加新評論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立即注冊
相關推薦
熱門標簽 更多標簽 >
Top 辽宁十一选五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