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蘭新片要爆?最新解密來了
拍電影網

2020-06-22 00:00:00

《信條》的上映既是大銀幕體驗的象征,也是人們真正回到電影院的實際指標。



“這只是整部電影的冰山一角?!比ツ?0月,《信條》的制片人艾瑪·托馬斯在酷熱的加州沙漠中對EW的記者如是說道。

 

在棕櫚泉以東約80英里的一片土地上,一座由被毀的建筑和瓦礫組成的“廢棄城市”開始從零建設,巨大的場景中聚集著數百名身穿迷彩制服的臨時演員。如果這樣的布景還只是“冰山一角”,那么毫無疑問,諾蘭的這部最新電影一定會是一部令人驚嘆的作品。

 

《信條》拍攝片場工作照


隨著時間推移,氣溫不斷上升,電影中的兩位明星約翰·大衛·華盛頓和亞倫·泰勒-約翰遜,在橫跨城市景觀的道路上反復沖刺,同時羅伯特·帕丁森則駕駛著一輛裝甲車對他們窮追不舍,而他身后跟著另一輛卡車,車上載著IMAX攝像機和導演諾蘭。

 

這部影片幾乎是你所希望看到的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好萊塢電影。49歲的諾蘭有著豐富的導演經驗,《星際穿越》《盜夢空間》《黑暗騎士》三部曲都是他的作品。“這個布景肯定會成為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戶外建筑之一?!敝Z蘭這樣對我們表示。

 

《信條》拍攝片場工作照


考慮到華納兄弟公司對這部電影的拍攝嚴格保密,EW被邀請出席今天的會議著實令人驚訝。因為就在去年5月,當這一新項目的主演人選公布時,華納公司還含糊地稱這部電影是“一部從國際間諜活動中演變而來的動作史詩片”。

 

現如今,托馬斯對這個項目依然守口如瓶,她甚至拒絕回答一些最基本的問題,比如“正在哪個國家拍攝?”“我知道人們認為我們行事隱秘,其實我們通常不是這樣的,”托馬斯停頓了一下,然后又改變了對話策略,“一切都會變清楚的!”眾所周知,她是諾蘭的妻子,也是諾蘭所有電影的制片人。

 

諾蘭與妻子艾瑪·托馬斯


這種神秘感,再加上諾蘭作為原創大片創作者的聲譽,一直深受觀眾和評論家們的喜愛,這也使得《信條》一經宣布就成為2020年必看影片之一。但在EW參觀片場后的幾個月里,這部電影所代表的意義已經非同尋常,因為冠狀病毒大流行迫使電影院關閉,而且幾乎所有原定于7月17日之前上映的電影都被推遲了。

 

雖然暑期檔電影紛紛被推遲上映,或被迫上架流媒體,但《信條》卻堅持了下來。盡管華納兄弟和諾蘭也推遲了該片的上映時間,但他們只推遲了兩周,他們在6月12日宣布,該片將于7月31日上映,比《花木蘭》晚一周。

 

《信條》香港版海報


如果這兩部電影獲得成功,它們或許會引發一個夏季電影季的恢復熱潮。正如帕丁森所言:“不管怎么說,《信條》就像是電影中的獨角獸,因為它不是由什么IP改編而來的?!薄暗诮洑v了這一切之后——希望這將是一次荒謬的、壓倒性的經歷?!?/span>

 

但是如果觀眾們因為恐懼而呆在家里,那么好萊塢可能不得不完全放棄夏天。因此,《信條》的上映既是大銀幕體驗的象征,也是人們真正回到電影院的實際指標。

 

諾蘭的電影經常涉及時間概念,《信條》也不例外,但標志著上映日期臨近的時鐘是一種不可抗的力量,導演對這種力量顯然沒有控制權。簡而言之,圍繞《信條》的大問題不再是“它是關于什么的?”而是“人們會回到電影院看它嗎?”

 

華盛頓、帕丁森、德比茨基為EW拍攝的封面圖片


當帕丁森于2019年初在洛杉磯與諾蘭會面時,他甚至不知道這次會面是為了什么,這也充分說明了《信條》的保密程度。這位34歲的演員說“雖然我們聊了三個小時,但就感覺像是什么都沒說一樣。


德比茨基回憶說,她不得不在華納兄弟公司看諾蘭的劇本。“我走進一個小房間,自己讀完了劇本。”“這個過程確實很不一樣,不知怎么的,我好像得到了神奇的密碼,我突然就體驗到了諾深邃的思維,非常迷人。”這位29歲的澳大利亞女演員最出名的角色是2013年的《了不起的蓋茨比》中的喬丹·貝克。

 

《信條》中的德比茨基


華盛頓和帕丁森的第一次見面很相似:“除了電影內容,我們談到了一切,”“我們談論了對電影的熱愛、各自的家庭和彼此的童年。那真是一次愉快的會面,當我發現我得到了那個角色時,我看到了劇本?!?/span>

 

諾蘭說,自己第一次注意到華盛頓是看他在《球手們》中扮演NFL球員里基·杰瑞特,之后他又被斯派克·李帶去亮相2018年戛納電影節的《黑色黨徒》首映禮,那時自己開始考慮讓華盛頓出演他的電影。

 

大衛·華盛頓隨《黑色黨徒》劇組亮相第71屆戛納電影節


諾蘭說:“大衛·華盛頓在這部偉大的電影中是一個極具魅力的主角?!边@感覺聽起來好像是命中注定一樣。很明顯,諾蘭相信這位演員可以在大銀幕上追隨他父親丹澤爾·華盛頓的腳步。“他是一個真正的明星,”諾蘭如此說道。

 

“我已經為這部電影工作了六七年,”五月份諾蘭從洛杉磯的家中打電話給我們說他正在忙于《信條》的后期制作。肯尼思·布拉納說,在拍攝《敦刻爾克》的時候,諾蘭并沒有向他提及這個項目,只是在后來他無意中透露過一些接近于劇情梗概的內容。

 

《敦刻爾克》中的肯尼斯·布拉納


59歲的布拉納說:“這是一個講述全球危機的間諜片,核武器并不是可能降臨到人類頭上的最大災難?!缎艞l》討論的是另一種糟糕的可能,而且它延續了諾蘭在《記憶碎片》《星際穿越》和《盜夢空間》等影片中對時間的關注?!?/span>

 

在《信條》中,這種關注發展成了電影中角色們所說的“反轉”——一種操縱時間的方式,比如,讓角色可以把子彈“射”回槍里。(根據預告片顯示,后一項功能的用處可能比你想象的要大得多。)

 

《信條》劇照


“反轉”的靈感據說來自于現實生活中的物理學和熵,熵是熱力學系統表示無須感和隨機性的一種度量。諾蘭說:“這部電影不是一部穿越電影,它只是在講述時間發揮作用的不同方式。從物理學角度講,反轉是指物質的熵被顛倒了,相對于我們來說,它是一種時間的倒流?!?/span>

 

當諾蘭描述包括華盛頓在內的主要角色時,事情就沒那么復雜了?!拔覀冸[藏在一個滿是間諜的世界里,”這位導演說。“大衛·華盛頓扮演的是一個被稱為‘主角’的特工,‘信條’是主人公所加入組織的名稱?!?/strong>

 

鑒于諾蘭對007電影的熱愛,華盛頓的角色似乎是迄今為止最接近黑人邦德的角色,盡管導演很快指出,主人公并不是對伊恩·弗萊明(英國小說家,共出版了14部邦德系列小說)的克隆。

 

007系列小說原作者伊恩·弗萊明


“他是這部電影的核心人物,但與邦德不同的是,他有著非常溫暖的情感。與此同時,帕丁森扮演的角色可能叫尼爾?!澳阌肋h都不知道這些身份到底是怎么回事,尼爾是一個有點無賴的角色,他們在不同的秘密機構里活動?!敝Z蘭笑著說。

 

至于布拉納飾演的俄羅斯寡頭,“他是個壞蛋,這是毫無疑問的,”“當諾蘭讓我出演這部電影的時候,他非常努力地讓我理解這個角色,他是一個無情、貪婪、卑鄙、絕望、可怕的危險人物。德比茨基扮演他分居的妻子。她和丈夫陷入了一個非常棘手的局面。她和大衛·華盛頓的關系曖昧而復雜。這位《東方快車謀殺案》的主演如是說。

 

《信條》劇照


《信條》在七個不同的國家取景,在這個被封鎖和隔離的時期,這看起來很像科幻小說。到EW在片場進行訪問的時候,《信條》已經完成了印度、意大利、挪威、丹麥、愛沙尼亞和英國的拍攝。

 

諾蘭說:“我認為,如果你在拍攝一部電影,周二的時候是藍屏,周三的時候可能就變成了綠屏,這似乎是一件很常見的事情?!薄暗绻阍趷凵衬醽喌乃?,然后坐上飛機來到意大利的阿馬爾菲,這種場景的變化會令人難以置信,而且會給你帶來一種滲透到電影中的感覺?!?/span>

 

劇組的演員和工作人員花了七個星期的時間在愛沙尼亞拍攝素材——這比許多電影的整個拍攝時間表還要長——包括一個精心制作的汽車追逐鏡頭。

 

“這很有趣,我參加了一天的特技駕駛訓練,”帕丁森說?!拔以詾槲也粫诶锩孀鋈魏翁丶捡{駛,但后來我做了很多很多。我記得有一個鏡頭,我和大衛·華盛頓坐在一輛寶馬車里,車蓋上安裝了IMAX攝像機,這意味著你基本上看不到擋風玻璃外的任何東西。而且,如果你向左或向右轉得稍微太快,卡車就會撞到路上,這真有點可怕?!?/span>

 

《信條》劇照


后來華盛頓還問我:“你是不是做過特技司機?你排練過了嗎?”“在正常情況下,你是不會被允許這么做的。但是諾蘭對拍攝有很大的控制權,你可以做一些真正有趣的事情,這通常是為專業人士而準備的,那些連平行泊車都不會的人根本無法應對?!?/span>

 

帕丁森對于被允許做“有趣的事情”而感到高興,這是諾蘭不借助CG或其他特效盡可能多地進行實際拍攝的副產品。正如當他需要摧毀一架飛機時,他不會使用微縮模型——他買了一架舊的波音747,然后把它炸飛。托馬斯說:“我們最后只用了少量的視覺效果鏡頭?!?/strong>

 

《信條》拍攝片場工作照


三月初,就在EW訪問加州沙漠片場的四個月后,帕丁森、華盛頓和德比茨基相約在倫敦的一間照相館碰面,當時帕丁森正在那里拍攝《蝙蝠俠》,EW為他拍攝封面照片。

 

當我們感謝帕丁森能在人們越來越擔心COVID-19的情況下出席這次活動時,他明確表示這不是什么大事。但就在那次活動的五天前,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還在自豪地吹噓,他是如何與醫院里感染冠狀病毒的病人握手的。當然,之后的情況迅速惡化。四月初,感染病毒的鮑里斯住進了醫院,而北美地區的電影業則遭受了重創。

 

華盛頓、帕丁森、德比茨基為EW拍攝的封面圖片


當作曲家路德維格·戈蘭松開始準備原聲配樂的時候,這個國家關上了自己的大門。戈蘭松說:“我們一直在音樂家的房子里單獨錄音,然后我的工程師把它們放在一起?!薄澳悴粫牭絺鹘y的管弦樂隊的聲音,我們得到的聲音非常適合配樂?!备晏m松參與配樂的作品包括《黑豹》《曼達洛人》《奎迪》等片。

 

雖然電影一切順利,但諾蘭希望放映《信條》的影院卻關門了。作為大銀幕體驗的忠心擁護者,諾蘭是為數不多的仍在用膠片而非數字方式拍攝電影的導演之一。


3月20日,《華盛頓郵報》發表了一篇由諾蘭撰寫的專欄文章,他激情昂揚地表示,政府應該為劇院員工和電影工作室提供援助,以便在疫情爆發后讓他們渡過難關。

 

諾蘭寫道:“當危機過去,人類對集體參與的需求,對一起生活、一起愛、一起笑、一起哭的需求,將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強烈?!?/span>

 

諾蘭在片場指導大衛·華盛頓拍攝


《信條》會滿足疫情后人們的需求嗎?時間似乎是一種不可逆的力量——但它最終會告訴我們答案。諾蘭本人也謹慎地談論了人們對這部電影的期待,他認為此片可能會讓觀眾重新回到影院。

 

他說:“我真的只能負責完成這部作品,并努力制作一部值得我回頭去看的娛樂電影。這是我們一直試圖拍攝的東西,《信條》也不例外?!?/span>

 

本文編譯自Entertainment網站,原文標題《Time for Tenet: Behind the scenes of Christopher Nolan's top-secret movie》,作者 Clark Collis,全文略有刪減。


  

本文由 @拍電影網 原創發布于拍電影網,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分享到
0條評論 添加新評論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立即注冊
相關推薦
Top 辽宁十一选五爱彩乐